当前位置:主页 > 舆情 >

白山市赵珉罪恶累累却被重罪轻判请求严查其保护伞并赔偿损失

来源:未知作者:李自强 2023-07-30 17:40点击:

尊敬的中纪委领导您好:

我叫李以潮,家住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六道江镇江沿村,我实名举报吕健(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常务院长、赵珉亲姐夫)充当黑恶势力赵珉的背后保护伞,致使赵珉在白山市横行三十多年无人敢动。在我不断举报和媒体的压力下,靖宇县法院不得不对其判刑,却重罪轻判,至今也不给我任何赔偿,而其背后的保护伞至今仍逍遥法外。

我实名举报的主要事实如下:

一、1990年,赵珉在白山市原临江区(现临江市)老服务楼胡同杀死一名张姓男子,同一心脏部位连捅三刀,致人当场死亡,在赵珉保护伞的运作下,把口供材料改成失手划了三刀,最终赵珉被判六年有期徒刑,三年就被释放回家,死者家属至今未得到一分赔偿。

二、赵珉指示手下故意伤人数次,放高利贷,开设赌场和妓院( 1996年至2003年)。

三、我与赵珉因其伪造虚假采矿手续而打官司,此官司从2017年12月一直打到2020年7月1号。这起官司中,在吕健精心安排下,赵珉虽然伪造假手续却能在三级法院连胜。赵珉在办理友人矿业手续时,向白山市浑江区国土资源局所提交的北方水泥金刚(集团)白山水泥有限公司的文件及公章均属伪造,又向浑江区国土资源局提交了白山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( 2015--1号文件及公章)系为伪造。金刚(集团)白山水泥有限公司采石场九矿(以下简称:金刚九矿)是经政府挂牌、招牌挂所取得的,价款是一次性付清给财政的。在2017年12月份,赵珉以坐标点重叠为由,把白山市国土资源局和我金刚九矿起诉到白山市浑江区法院,2018年2月20日,法院判赵珉假手续胜诉。胜诉后,赵珉乘胜又向白山市中级法院上诉,要求撤销我金刚九矿招牌挂合法手续。2018年6月12日,白山市中级法院又一次完成了赵珉的心愿,撤销了我金刚九矿的合法手续,我金刚九矿和白山市国土资源局不服白山市中级法院判决,特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。2019年2月,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判决赵珉假手续胜诉,三级法院居然保护了造假人的权益,不难看出赵珉背后保护伞的强大。

四、第二保护伞姜云波(白山市公安局常务局长)是赵珉的同学,姜云波与赵珉不但是同学关系,而且二十多年来有着大额资金往来,在我金刚九矿和赵珉正打官司期间,赵珉找到姜云波要求把我(李以潮)和我儿子(李光绪)进行刑事拘留,姜云波为帮赵珉达到目的,先后安排三伙警力刑拘我和我儿子:第一伙以季春海为首,此人为经文保支队长;第二伙是刑警支队时东兴为首,第三伙以环侦支队长雷英为首。以上办案人员2018年11月10号,对我(李以潮)和我儿子(李光绪)执行刑事拘留,定性为非法开采,2018年11月29日给我和我儿子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,并勒令我缴纳了取保保证金210,000元整。取保后,姜云波亲弟弟姜云涛当天找到我,要求我给环侦支队长雷英送现金50,000 元,否则还会把我和我儿子收回看守所。2018年12月3日,我拿着现金50,000元整,送到市公安局一楼雷英办公室,雷英坦然收下。

五、在2019年申诉败诉后,我向吉林省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,同时又通过多家媒体呼吁全社会的关注,白山市政府感觉到压力后,要求白山市政法委成立专案组。在政法委专案组协调下,白山市中级法院启动再审程序,于2020年7月1日恢复了我金刚九矿招牌挂合法手续。可笑的是判决书上赵珉也胜诉了,真手续和伪造的假手续双方胜诉,却判浑江区国土资源局严重违法,这体现出赵珉背后保护伞和伞中伞的势力有多强大。法律的严肃性和尊严在这起案件中已经荡然无存。

赵珉除以上犯罪事实外,还涉嫌多起犯罪:伪造白山市浑江区国土资源局公章,骗取白山市浑江区林业局临时用地手续在河口八社非法开采;在河口八社非法采石灰石矿11.4万吨,销往金刚(集团)白山水泥有限公司,水泥厂有存根;在河口八社毁坏林地二十多亩;在白山市浑江区六道江镇江沿村二社,强行霸占老百姓在册耕地十八亩,违法建设了二层楼、酒厂、炸药库等。浑江区国土资源局和村民,把赵珉起诉到浑江区法院要求拆除违建,浑江区法院居然判决不准强制执行,拒不归还老百姓在册耕地;赵珉在浑江区六道江镇江沿村干沟子经营采石场期间,采用黑恶手段对邻矿金刚二矿、三矿、五矿进行干扰,均造成了停工停产三年之久的后果,各家业主都敢怒不敢言,恳请上级领导实地调查赵珉的犯罪事实。

赵珉虽然罪恶累累,但在保护伞的运作下,被重罪轻判。2021年4月23日,白山市靖宇县人民法院对其伪造假文件、假公章只是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九个月,而且当天晚上就将其释放回家。后在媒体的关注下,于2021年4月27日,有关方面不得不又将赵珉收入靖宇县看守所。从中不难看出赵珉背后保护伞和伞中伞的势力有多强大。

多年以来,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为了铲除赵珉和其保护伞这些败类,我不断的到各级纪委、监察、政法部门反映问题,不仅没有任何结果,反而屡遭打压。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,姜云波安排其手下,对我(李以潮)签字按手印1000多个,无果后,又把我带到白山市双规楼两次,在这几年中我到省政法委送材料三次、到省检察院送材料三次、到指导组两次、到巡视组三次,最后全都石沉大海。在2021年4月15号,中央督导组和省指导组,把我这起案件列为白山市(001号)案件,白山市政法委专案组指派其成员、白山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宗绪发,到我家找我谈话,称赵珉背后保护伞多达六十多人,马上抓人,这期间不让我有任何动作。我听了宗绪发的话,可是两个月后,督导组和指导组都撤走了,宗绪发告诉我他们专案组解散了,有什么事儿自己找各部门去。在这两个月内,专案组稳住我,就是为了摆平赵珉的所有罪行。专案组案件负责人鄢世良,充当赵珉背后伞中伞,利用手中权力,极力为赵珉开脱罪行至今推脱敷衍。2022年9月10号,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无奈去了北京,要到国家信访局送材料,白山市公安局逄大洋等人找到我,让我回来,说白山市政法委书记等我解决此事,于是我就回到白山市。2022年9月23日,我回来后,逄大洋带我去了白山市政法委,周海河书记和鄢世良书记接待了我,让我说一下诉求,我提出了三点诉求。但是至今,我的诉求连一个都没有结果。

综上所述,我强烈要求上级有关部门,立即对赵珉背后保护伞及伞中伞启动调查,将其绳之以法,以彻底除掉白山市黑恶势力及保护伞,还白山市一片净土,还白山市老百姓一个公道,同时追加赵珉的所有漏罪。因为赵珉和其背后保护伞,造成我金刚九矿停产25个月,有关方面和赵珉等人必须赔偿。我希望上级能将此案交由异地办理。

以上实名举报均有证据支持,如有不实之处,举报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。

实名举报人:李以潮。

身份证:372423197303160735。

电话:13843911877。

 
标签:

精彩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Chinanewspaper.net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新报 版权所有